全国人大代表、燕达集团董事长李怀。

  我国60岁以上的人口在2016年已超2.3亿。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同时,未富先老、抚养比例较高、空巢化、失能比例高等现状给社会带来较大压力。今年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到,“支持社会力量提供教育、养老、医疗等服务。推动服务业模式创新和跨界融合,发展医养结合、文化创意等新兴消费。”

  医养结合的话题由此引起了代表、委员们的高度关注。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育委员会副主任、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养老服务一定要跟医改结合在一起,医养结合有巨大发展空间。全国人大代表、燕达集团董事长李怀在提交的议案中也认为,我国养老服务能力依然薄弱,促进医养结合的发展,应让社会资本充分参与其中,并突出医保政策对医养结合的支持。

  抚养比例高、空巢化问题严重

  2016年,我国60岁以上的人口比上一年增加了840万人,也就是每天增加2.4万人,平均每4秒钟就有一个人进入60岁。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记者会上,全国政协常委、人社部原副部长胡晓义用数字表明了中国的老龄化现状。“同时还存在未富先老,抚养比例高,空巢化严重等特点。”

  有业内人士指出,我国养老机构的服务能力仍显薄弱。其中,行业结构发展失衡,老年养护服务、老年康复护理服务发展较慢。在我国各级各类养老机构中,内设简单医疗室的不足60%,配备康复理疗室的不足20%。养老机构普遍缺乏专业医疗服务,远远不能满足老人对于医疗保障的需求,另外,目前养老机构总量严重不足,且服务内容相对单一,资金来源则以政府财政支持为主,后续发展动力不足。

  胡晓义也指出,当下养老保险基金结构性问题仍然存在。“横向上,有的地区不平衡,有的地方有支付的缺口。纵向上,抚养比高企,未来基金支付的挑战会越来越大。”不过,老龄化也不是洪水猛兽,政府目前已通过扩大社会保障覆盖面,化解地区的不平衡、增加外部资源供给、财政投入等举措,应对老龄化带来的挑战。

  医养结合写进政府工作报告

  2015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卫生计生委等部委《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成为国家推动医养结合的纲领性文件。《意见》提出,到2020年,符合国情的医养结合体制机制和政策法规体系基本建立,医疗卫生和养老服务资源实现有序共享。

  值得注意的是,医养结合作为新兴消费,被写进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将开展新一轮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支持社会力量提供教育、养老、医疗等服务。推动服务业模式创新和跨界融合,发展医养结合、文化创意等新兴消费。

  在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育委员会副主任、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看来,中国医养结合的发展空间很大。“养老服务一定要跟医改结合在一起。”黄洁夫对媒体称,我国启动的医改是强基层、保基本、建机制,但现在由于医院床位有限,有些老年病人进院仍十分难。因此,将三级甲等大医院的资源下沉到地方去,把三甲医院的品牌和一些空置的二级医院和乡镇医院结合起来,把一些空置的二级医院转型成为医养结合的养老服务产业,病人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困难了。

  ■ 访谈

  李怀 突出医保政策对医养结合的支持

  将养老机构与医院功能相结合,将实现医养服务能力的共同提升。今年年初,与北京多家医院紧密合作的燕达医院又开通了北京医保的直接结算,其所在的燕达健康城更是实现了覆盖人的生命全周期所需的“健康照护和服务”。当医养结合被写进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新京报记者专访全国人大代表、燕达集团董事长李怀,谈谈他对医养结合未来发展的需求和期待。

  谈 燕达模式 让“健康照护”覆盖生命全周期

  新京报:如何看待目前的医养结合现状?

  李怀:我国目前的养老需求仍远超服务能力,医疗和养老的衔接程度仍很低。其中,政策保障性不足是医养衔接程度低的重要原因之一。与医养结合有关的医疗、养老和医保政策受财力限制,对高龄、失能老年人的生活护理、医疗护理保障不够,异地医保和很多护理项目不能纳入医保支付,使得很多医养结合机构举步维艰。

  而医养衔接程度不高又直接导致无法形成健全养老体系,使养老游离在专业的医疗照护体系之外。

  新京报:国家鼓励养老机构与周边医疗卫生机构开展多种形式的协议合作,燕达健康城中的医疗板块都开展了哪些相应的工作?

  李怀:事实上养老需求远超过服务能力。其主要表现在养老需求迫切、医疗机构资源有限、养老服务能力有限、护理人才队伍不稳定、医疗和养老衔接程度低等方面。

  针对现状,燕达医院自2014年5月来先后与北京朝阳医院、天坛医院、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北京中医医院实现了紧密合作,并与协和医院签订了《精准医学诊断和基因检测研究中心合作协议》。燕达健康城则实现了四项基本保障,即医疗保障、康复保障、生活照料保障、文化娱乐保障,同时设置临终关怀,实现了覆盖人的生命全周期所需的“健康照护和服务”。

  谈 政策保障 鼓励社会力量办医养结合事业

  新京报:今年1月5日,京冀两地为燕达医院开通了北京医保直接结算,这对医养结合的推进有哪些影响?

  李怀:目前,在河北燕郊常住人口中,北京参保人员达35万。为解决北京、河北两地的医疗保险在统筹层次、报销标准、物价项目和收费票据等方面存在的差异,两地社保部门密切合作,在全国率先实现异地就医直接结算。燕达医院也成为全国首家跨省市医保异地直接结算单位。其中,燕达金色年华养护中心目前约97%的入住宾客来自北京。去年,《京津冀养老工作协同发展合作协议》签订,将燕达养老中心作为北京市养老试点单位,这也为入住在养老中心的京籍老人就医提供了可靠保障。

  我建议继续出台相关政策,对民营医养综合机构予以扶持,同时在公立医院改革中鼓励各类资本以多种方式参与,形成多元化医养新格局。

  新京报:在你看来,该如何破解“政策保障性不足”?

  李怀:当前社会力量举办医养结合事业还存在诸多困难,影响了医养结合事业的整体发展。我认为随着老龄化快速发展与医疗费用的增加,政府应该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同时要让社会资本充分参与医养结合事业,进一步提供相应的优惠政策。

  另外,我建议进一步完善医保有关政策措施,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总体上降低老年人的医保支出压力。

  反响

  91岁的孙德发爷爷:养老,我个人比较关注健康方面。还有居住的环境是不是自己喜欢的,吃饭是不是方便。真正开始养老生活后的感受:生活变得比较规律,自己觉得挺自由的。

  李奶奶:像我们这种还能自理的老人更关注娱乐生活,比如老年大学平时最好有一些课程啊,老人能够互相多交流,学习。居住的地方基本的一些生活配备,这些都比较关注。

  黄奶奶:我关注的是,除了饭菜营养外,就餐的地方是不是方便,取餐是不是便捷。入住燕达后的感受:养老社区的一些便捷智能化设置,监测我们的健康情况,这些都特别好。

  85岁的张爷爷、李奶奶:我们比较在意养老金的问题,还有国家有没有一些对我们老人有利的政策这些都是我们比较关注的。北京老人的养老卡就是挺好的一个政策,比较务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