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日中午,温州金田一村酒店一包厢里,一片欢声笑语。原来这里正举办“庆功宴”:九旬高龄的季佩铭和倪质明老人举起酒杯,频频跟自己资助的2名学生碰杯,庆祝学生学业有成,一个考上新加坡国立大学化学系硕博连读专业,一个考上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硕博连读。

  这背后,是一个温州好人的温暖故事。

  

QQ截图20170716092731

 

  15日三位受资助的学子和两位老人合影留念。 □魏一晓/摄

  被资助学生考上硕博连读

  九旬老人为寒门学子办庆功宴

  吕达是永嘉碧莲镇人,毕业于浙江大学科学专业,今年考上了新加坡国立大学化学系硕博连读专业,还获得了全额奖学金。

  与季爷爷和倪奶奶的相识,源于4年前。母亲打零工,父亲在外地开车,还有个大一岁的姐姐,学费压力让他求学的路上多了一丝烦恼。经过慈善部门的联系,季爷爷与他进行了结对。每年的暑假和寒假,他总会来到季爷爷家登门拜访,上门感谢。

  “爷爷家很简朴,给我一个沉甸甸的牛皮纸信封,回家拆开一看,居然有5000元。”回忆起第一次去季爷爷家的吕达说。季爷爷还饶有兴趣地说自己的经历,鼓励他继续努力。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吕达把季佩铭的话,刻在了心上:大学期间多次获得校级奖学金,暑假期间积极支教,当上社团主任,还获得校级优秀毕业生称号。

  考上新加坡国立大学硕博连读,吕达把喜讯告诉了家人和季爷爷。

  “家里都没摆酒呢。没想到爷爷记在心上,给我们办庆功宴酒。”接到爷爷的电话,吕达有些惊喜。

  与吕达情况相似,叶志强今年考上了北大数学科学学院硕博连读。

  叶志强是泰顺人,父母务农,家里还有两个姐姐,高中就读于温州中学,因为优异成绩被保送到南开大学数学系。

  “在开学前,爷爷给了我5000元的学费资助,学费加杂费4900元,相当于把学费全包了。爸爸妈妈就说,你要好好读书,报效好心人。”

  叶志强在大学里两次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获得天津数学竞赛一等奖和天津建模比赛一等奖。除了学习,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赚外快,用家教、兼职补贴自用。

  “师妹”千里赴温见“师兄”

  拒绝“伴手”,转用成绩单当礼物

  昨日的聚会,还来了“师妹”欧阳佳佳。佳佳是苍南人,也是被季佩铭夫妇资助的学生,如今是浙江大学动物医学大三的学生。

  “爷爷说,要给师兄们送行。”在佳佳心目中,吕达和叶志强是季爷爷口中“别人的孩子”。“会说他们成绩如何好,要我跟他们看齐,会跟我说他自己的经历。每次去,倪奶奶总要买很多菜来招呼我,弄得我都很不好意思。”有一次,她带着水果“伴手”去看爷爷奶奶,结果叫她把水果吃光。以后去拜访爷爷奶奶就带成绩单去。

  三人都被季爷爷资助,但三人并不认识。为了这次送行,佳佳专门从杭州赶来,来见见“传说中的师兄”。

  佳佳说,季爷爷与倪奶奶所传递给他们的,是爱,是温暖,更是希望。他们也感受到全部的力量,他们化感激为行动,以期用优异的成绩与良好的品格回报他们的帮助与社会的关爱。

  省吃俭用24万余元养老金

  资助素昧平生的寒门学子

  季佩铭和倪质明平时很是节俭,为了这次庆功宴,也奢侈了一回。“他们很争气,取得这样的成绩,很为他们开心。”谈起初衷季佩铭老人说。

  季佩铭今年96岁,老伴倪质明97岁,祖籍都是上海。1955年,他们分别被分配到温州市疾控中心和温州市第三人民医院,从此在温州落地生根。

  从2011年起,季佩铭和爱人倪质明开始资助寒门学子,一年3个学生,每人每学年5000元,一直资助到大学毕业。不完全统计,老人已结对资助包括上述三位共12人,共捐出善款24万余元。据社区干部透露,助学前,对他人其他方式的帮助一直都有。

  事实上,这些善款是两位老人一辈子辛苦工作的积蓄和退休金,是自己的养老本。如今依旧住在下吕浦70多平方的房子。

  “我本人就是贫困家庭出来的大学生,我读书的时候,家里也很穷,我的老师给我很多的帮助,还叫我去他家一起吃中饭,人要知恩图报。虽然人老了,但是我们的心一直是热的,这是力所能及的事情,钱也不用多,生活过的去就行。”季佩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