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获悉,今年以来,高栏港区继续大力推进居家养老服务站建设,通过整合社区卫生、文化等资源,在平沙镇的连湾、前锋等7个社区建成社区长者服务站,新增社区日托床位30个;在南水镇建立南水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增加15个社区日托床位,满足老人们的服务需求。(7月 25日 《珠江晚报》)

  居家养老服务,就是以社区为平台,整合社区内各种服务资源,为老人提供助餐、助洁、助浴、助医等服务。这种服务模式既解决了在养老院养老亲情淡泊的问题,又解决了传统家庭养老服务不足的难题,是一种介于家庭养老和机构养老之间的新型养老模式。早在上个世纪末,有学者就提出了“社区服务支持下的居家养老”的概念。居家养老必须有完善的社区服务的支持,包括送餐服务、家政服务、综合性的日间照料等,但老人还是在家里居住。

  这种新型的依托社区的居家养老方式,集中了传统家庭养老与机构养老的两方面优点,既减轻了老年人及家庭的经济负担,满足了老年人“恋家”情结,又节省了养老的福利资金投入,是适应我国当前“未富先老”人口老龄化特点的社会养老新模式。

  满足老人们的社区养老的服务需求,不能只满足增加些许社区日托床位,更需要从提高服务质量方面下功夫。国外和我国香港、台湾推动居家养老,普遍的趋势则是鼓励企业、社会组织等民间力量参与;政府通过财政补贴民间养老机构,向民间机构购买养老服务、将闲置设施低价或免费提供给民间机构,让社会资本赚到钱,这样也可以保障养老机构服务呵护老人的质量。像我国香港,养老服务体制最大的特点莫过于政府主导下的社会化,政府处主导地位,民间机构承担90%的养老服务。无论是公办养老机构,还是私营的养老院、居家养老、日托中心等其他模式都可以得到政府可观的财政补贴。

  目前,社区养老还没有形成气候,处于起步阶段,在社区设立养老之家还有很多的事要做,一方面要有场所、有养老床位,根据不同老年人的情况,开启全托、日托和临时托管服务;另一方面,各级政府应借鉴我国香港及其他国家的经验,不仅要加大社会福利投入,更多地兴建普惠型养老机构,同时还要防止各地的优惠政策成为“灯下黑”。只有让民间资本进入养老市场有利可图,才更有利于养老产业的健康发展,推进养老服务均等化进程。

  沈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