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老龄化程度必将日益加深。据预测,2060年我国65岁及以上人口将达到顶峰的4.2亿人,占人口比重或超30%。如何应对老龄化,是摆在我们面前一道紧迫的课题。《中国养老金融发展报告(2016)》提出,使用金融工具和技术是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手段,更是适应传统养老模式转变、满足老年人多样化养老需求的重要路径,并由此提出了“养老金融”。

  目前,政府已经关注到“养老金融”的战略性作用,于2014年、2015年分别出台《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明确表示应引导金融产品和养老服务实现有效融合。2016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民政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金融支持养老服务业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从金融组织完善、信贷产品创新、融资渠道拓宽等提出了金融支持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措施。养老服务金融政策的密集出台,对推动养老服务和金融手段融合、推动社会资金进入养老产业,发挥了积极有效作用。

  金融助力养老服务业的实践

  一是商业银行支持养老服务和养老产业发展创新,为养老社区、养老地产、养老基地、健康养老等提供融资服务,为养老机构运营提供信贷服务,为个人提供住房反向抵押按揭服务和养老产品,以解决部分有房但无现金的老年人的养老资金来源问题。如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光大、民生银行等在大力投资养老服务产业、提供融资信贷服务的同时,还积极布局养老服务网点,开发符合老年人需求的养老金融产品,为老年人提供融资理财服务。

  二是保险机构通过前端保险产品和养老服务产品互动结合、后端资金为养老服务和产业提供优质资金支持等方式,实现保险和医疗、养老服务的融合发展。如国内泰康、平安等保险公司利用保险资金的周期长、可持续等资源优势,加快推进医养结合、大健康、养老社区等战略,满足养老服务周期长、投入高等融资需求,有效整合养老服务全周期产业链价值,实现保险产品创新和养老资源供给的有效对接。

  三是不断创新养老服务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公私合作制)模式,为养老产业发展助力起航。养老服务PPP机制能将政府和社会资本有效结合,在市场运行机制下实现二者的收益共享和风险分担,减少了政府投资成本,降低了投资风险,填补了养老产业项目的大量资金缺口,提高了养老服务供给质量和效率,受到社会资本的青睐。据财政部统计,截止到2016年11月,已有171个养老产业项目进入财政部PPP项目库,涉及老年公寓项目、医养结合项目、养老社区项目等,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

  四是开展养老产业投资基金和养老产业专项债试点,为社会资本和养老产业相结合提供新的路径。养老产业专项基金是由地方政府设立、以政府信用为背书,通过项目股权投资,按市场化运作模式筹集社会资金,投向高成长性、新业态的养老服务项目。自2014年以来,养老产业投资基金已在吉林、山东、安徽、江西、湖南、湖北、甘肃、内蒙古等多个省份进行试点和实践。2015年,国家发改委制定《养老产业专项债券发行指引》,提出地方政府可向社会募资,发展养老产业。目前,湖南、浙江、辽宁、贵州等省份的部分城市发行了养老产业专项债,多投向生活照料和康复护理等机构。

  五是启动尝试养老地产金融创新模式———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REITs)。REITs基金诞生于美国,是将低流动性、非证券形态的地产投资,转化为资本市场上的流动性证券资产。美国地产商采取净出租模式和委托经营模式,获取租金及经营收益作为证券收益,并运用REITs基金长期投资于医疗养老产业。2014年中信发起的“中信起航专项资产管理计划”、2015年万科联手鹏华基金发起的“稳赚1号”,是REITs基金在我国的试水。

  金融助力养老服务业的发展思路

  尽管金融机构在养老服务业进行了模式创新和有益探索,但由于金融支持养老服务的政策和制度建设还处于初期阶段,相应的政策缺乏落实细则和激励机制,未能形成体系化、较成熟、可持续的金融支持养老服务的商业模式,金融支持养老服务和养老产业的力度、参与度、深度不够,针对老年人开发设计的养老服务金融产品创新性不足、特色不鲜明、针对性不强,导致运用金融机制引导社会资本配置养老资源的活力还未完全释放,与老年人对养老服务多层次、多样化的金融服务需求还有较大差距。为此,提出以下几点发展思路:

  一是加大金融扶持养老服务业的政策支持力度。配套制定财税补贴和利率优惠政策,并在养老服务产品研发、关联产业合作、精算技术等政策层面实现突破,引导社会资本快速进入养老服务业,加快养老服务项目落地。

  二是创新金融支持养老服务的管理体制机制,逐步拓宽养老服务的融资担保范围和融资渠道。依据养老服务及养老服务产业发展规律,研究制定相应的信贷政策,在养老项目的申请流程、信贷审批、信用评级等方面进行机制改革,开发养老服务的专项信贷产品,创新养老服务及设施的动产、不动产、股权等抵押担保模式,提高养老项目的融资担保范围。加快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大力构建与商业银行、保险机构、证券机构、信托机构等的协同合作机制,满足养老服务项目多元化融资需求。

  三是整合养老服务产业链价值,大力投资成长性高的养老服务项目,推动养老服务和金融的深度融合和项目落地。在政府财政资金的引导下,积极吸收商业银行、保险机构、信托资金等金融资本,通过项目股权投融资模式带动金融资本投入养老服务不同产业链环节,推动“互联网+物联网+养老”的模式创新,在健康养老、科技养老、生态旅居养老等领域发力,投资社区智能居家照护、远程健康诊疗、SOS呼叫与GPS定位、持续护理型退休社区(CCRC)、度假型养老基地等新业态,发挥资本带动效应并形成养老产业上下游间的资本良性循环。

  四是着眼老年群体的金融服务需求,加快创新开发符合老年人特征的个性化养老服务金融产品。适应养老生命周期需求和老年人支付能力,积极开发综合性养老金融产品;根据年龄和风险承受能力,提供长期稳定收益的个性化金融产品;探索代际养老、以房养老、预防式养老等金融服务模式;借助网络和移动互联技术、大数据和云计算手段,创新符合老年人需求的通用型金融产品和零售金融业务,一站式满足老年人对照料服务、便捷生活、交通出行、文体娱乐等的综合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