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护理和老年人医疗等“银发产业”正在崛起。中国的护理服务和护理用品需求已从沿海大城市向内陆城市、从富裕阶层向中产阶层扩大。除了日本最大养老服务企业日医学馆已经进入中国市场外,其他企业跨行进入这一领域的现象也在增加。老龄人口的增加已成为亚洲面临的共通课题,而“课题先进国”的日本至今已经蓄积了各种经验。日本企业正在摸索利用这些经验。

  22万亿的市场

  对于中国的经济增长和财政来说,老龄化将构成沉重负担。另一方面,被称为“银发经济”的新市场也将出现扩大。国务院下属的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预测称,中国的养老产业规模到2030年有望达到22万亿元。有预测称,日本的养老护理相关市场到2025年将扩大至18.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4万亿元),与之相比中国的市场显然更大。

  有分析认为,在外出务工人员众多的内陆地区,住宅型养老院的需求将增加。另一方面,在大城市很多人与父母住得很近,日托护理需求或将增加。面对老龄化社会,多样化的应对变得越来越重要。

  普及护理服务的关键在于引进中国版的护理保险制度。北京和上海等部分地方政府已开始试点。在北京海淀区,根据生活能力将被保险人划分为“轻度失能”、“中度失能”和“重度失能”3个等级。如果是重度失能,政府每月补贴1900元。居民按年龄每月缴纳70~90元左右保费即可。如果能在2020年前在全国引进上述制度,养老市场可能出现爆炸式增长。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的“红水河护养院”,老人们闲暇时会参加绘画活动等。这里是来宾市唯一的老年人护理设施,开业2年已经有151人入住,接近满员。

  

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的护理设施
        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的护理设施

  在来宾市的市政建设计划中,建设养老设施也是其中一环。为吸引日本企业进驻,来宾市6月下旬邀请了日本大型护理企业Longlife控股和八乐梦床业控股等来访。

  留守老人

  来宾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吴立表示,随着外出务工人员的增加,留下来照顾老人的子女越来越少,留守老人的护理成为急需解决的课题。广西的劳动人口都流向广东等,留守的年轻人较少,预计今后这里将成为老年人护理问题比较棘手的地区之一。因此,广西想要学习能促进老年人独立的日式护理,比如将床改成让老年人容易起来的高度,以及仔细调整每天的生活等。

  6月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养老、辅具及康复医疗博览会”上,有约40家日本企业参展。尤其吸引参观者的是展示床和轮椅等的区域。在引进护理保险制度已经15年有余的日本,轮椅、拐杖和护理床等相关用品多达4万种。参加展会的中国企业负责人表示:日本人的身体特征和中国人接近,日本产品的质量和易用性都非常好。

  截至2015年底,中国60岁以上人口达到2.2亿,今后将以每年1千万人的速度增加。有预测称,到2060年,中国65岁以上老年人将超过4亿。原因就是持续长达30多年的独生子女生育政策。

  中国的人口结构是“4-2-1”型,双方4个老人,夫妻2人,1个孩子,属于倒金字塔型。有调查显示,尤其是在上海,这种结构占到全部家庭的80%。此外,在地方以农民工为代表,离开户籍所在地生活的人口达到2.5亿。不仅在城市地区,“没人来养老”的状况还扩大至内陆地区。

  日本企业在行动

  在中国日益增长的养老相关市场,日本企业也在行动。日本提供上门为老年人洗浴服务的Earth Support与中国当地企业携手,在上海市徐汇区开设了日托服务设施。这里为了让老年人维持体力引进了锻炼设备,该公司副总经理大谷熏表示,“提供与日本相同的服务”。此外,Earth Support还代理运营其他公营设施,最早2017年秋季将启动翻新工作。

  日医学馆相继收购了中国当地的养老设施运营商,自2016年4月开始提供护理服务。截至2016年12月,日医学馆已在24个城市建立了业务基地。此外,还计划2017年内在北京和上海分别建立1处以老年痴呆症患者为对象的养老设施。将以这些设施为核心,在周边设置日托服务和上门护理的事务所。日医学馆会长兼社长寺田明彦表示,“将高效推进把服务和客户对接起来”。

  

  医疗、护理床生厂商France Bed控股于6月开始使用其他材料和零部件、生产面向中国的型号。价格比以往产品低2成左右,还向中国当地企业提供租赁业务所需的经验。如果是租赁,每月600~900元人民币即可利用护理床。France Bed中国当地法人的总经理田原启佐表示,“希望在护理用品的消毒和维护、金融支持等方面提供协助”。

  不过,虽然中国业务的未来发展潜力巨大,但要实现盈利可能仍需时间。日医学馆2016财年(截至2017年3月)因设施和培训等先行投资增加,在华亏损14亿日元。有分析认为,扭亏为盈需要数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