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4号,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提出国家支持商业保险机构开发多样化商业养老保险产品。专家表示,此次意见出台有利于逐步构建以商业养老保险为主的养老保障体系第三支柱,也有助于使得商业养老保险成为个人和家庭商业养老保障计划的主要承担者。

  在《央视财经评论》的演播室里,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表示:养老的问题是一个古老又年轻的话题,古人养儿防老,近代以后,随着人口的越来越多,老龄化社会不断加速,各个国家都面临着怎么解决养老的问题。世界上目前养老问题解决比较好的都是采取政府、企业、个人三方来共同承担养老责任,建立起政府基本养老金,企业年金和个人商业养老金三个层次的养老保障体系,这个我们也把它形象的比喻为“三支柱”的养老保障体系。

  

 

  黄洪 中国保监会副主席:根据世界银行的测算,养老金的替代率如果不低于70%,老年人的退休生活跟退休前就不会有明显的下降,欧美发达国家养老金的替代率一般平均在75%,养老金的替代率是什么,简单讲,一个人退休后领到的第一个月养老金除以他退休前最后一个月所领到的工资之比,也就是说,形象地打一个比方,如果一个人退休前拿1万块钱一个月,如果退休后他拿7000块钱,那么他的养老金的替代率就是70%,也就说不低于70%,老年人的退休生活跟他在职时候的生活就不会明显下降。

  如果光靠政府是不可能承担这么高的养老金的替代率,欧美国家的政府所提供的基本养老金的替代率,平均在42%,退休人员的替代率达到了75%,还有33%就是靠企业年金和商业养老金,在欧美国家,企业年金和商业养老金这两块大体差不多,成为了基本养老以外的重要补充形式,所以整个养老金的替代率就达到了70%至75%。

  

 

  商业养老保险之前不是没有,只是大家可能不够重视,这个《意见》出台会带来哪些改变呢?

  黄洪 中国保监会副主席:发展商业养老保险,除了我们刚才讲的满足人们养老保障的需求之外,对于这个一个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有三个明显的作用:

  第一个作用,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老年人口越来越多,老年人的生活能够老有所养,老有所医,如果老年人的生活安定了,年轻人就可以一心一意投入到他的工作里面,整个社会就稳定了。

  第二个作用,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养老金是一个长期资金,长期资金对于一个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重点项目建设,民生工程的建设是有十分重要的这个作用,特别是保险资金应用的渠道比较宽泛,它可以采取股权投资、债券投资等形式来投资实体企业,来有效的降低实体企业的负债成本,提升企业的效益,所以第二个作用就能够促进实体经济的稳定发展。

  

 

  第三个作用,促进金融业的稳定发展。我们国家金融业结构是不太合理的,我们国家银行资产占整个金融业资产超过85%,保险证券两个行业的总资产只占到不到15%,而在欧美发达国家银行证券保险,它的资产的占比大体是三驾马车三分天下,当然不同的国家有高有低,像OECD组织国家保险资产平均在20—40%之间,这就可以看出,我们国家保险在整个金融体系里面的占比是比较低的,发展商业保险可以促进了整个保险业的快速发展。保险机构是资本市场的重要的投资机构,如果我们发展养老金,而保险资金里面养老金是其主力,如果发展商业养老保险,就能够为资本市场提供源源不断的长期资金。

  

 

  现在我们商业养老保险发展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黄洪 中国保监会副主席:我们国家从80年代开始,就开始起步了商业养老保险这项业务,纵向来看,这些年,商业养老保险业务还是一个持续增长的势头,但是因为我们起点低,从零开始,我们总体来看,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商业养老保险发展可以用12个字来概括,速度偏低,总量偏小,占比偏低。

  基本养老保险、企业年金、商业养老保险这三大支柱现在的比例大致是怎样的结构?

  黄洪 中国保监会副主席:三支柱,现在是基本养老金最大,其次是企业年金,最小的是商业养老保险,我们商业养老保险2016年含有55岁以后就可以领取生存金的这样的保险在内,保费只有8600亿,占整个商业养老保险的保费的25%,大概保单有6100万保单,购买的人群、人次是6500万人次,而这其中,如果我们严格按照退休以后可以长期领取的商业养老年金保险,60岁退休,我们2016年的保费只有1500亿,购买的保单大概只有1400多万保单,人群1700万次人群,所以很显然商业保险这根支柱不仅又矮,还又瘦。

  

 

  据了解,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要在今年年底前正式启动试点,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是指允许购买商业养老保险的投保人,在个税前列支保费,等到将来领取保险金时再缴纳个税,这是一种通过降低投保人当期税务负担的税收优惠。通俗来讲,这一险种,在投保人青壮年时期投保,而领取保险金的时候,已经退休,这中间的20到30年,综合考虑通胀,个人收入降低和个税起征点等税收政策,等于稀释了个税,给投保人带来一定优惠。

  个人税延型养老保险,从提出到现在,经历了挺长时间,落实起来会有什么样的难点呢?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黄洪 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首先个人税延型的商业养老保险试点,2009年国务院的文件里面提到,从那时相关部门就开始着手对个人税延型的商业养老保险试点工作就开始做准备,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人社部、保监会,对这项工作都高度重视,紧密配合,积极推动个人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的试点工作,但个人税延型的商业养老保险试点,这对我们国家来讲是一个顶层设计,是一个全新的制度安排和制度设计,无论从理论到实践,都有很多的课题需要进行论证,包括国外经验的借鉴,包括国内政策设计的理论实践的相关问题的论证,这需要一个时间过程。

  第二,就是这样一个试点,对我们国家来讲,试点政策怎么去设计,比如说个人税税收保费的缴纳,税收的免除,平台的建设,信息系统的设计等等这些,每一个子系统都是一个很庞大的工程,所以必须要本着既积极又审慎的态度。

  第三,就是整个税延这项政策,涉及很多的部门,很多问题要达到统一认识,也需要一个过程,所以就是从现在来看,应该讲,这个政策的试点方案基本成型,下一步就是要往国务院报,经过国务院批准,就可以这个试点了。昨天发布的这个文件里面,已经明确提出来,今年年底个人税延型的商业养老保险,要在年底启动。

  最后,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讲到,国家的养老保障体系怎么建立,既要学习各个国家好的经验做法,但是一定要结合中国的国情,我们中国最大的国情就是人口多,总体来看,美国也是多层次的养老保障体系,我们现在建立的,也是多层次的养老保障体系,三支柱的体系,美国也基本上是,世界上多数国家,都是商业养老保险是第三支柱的主力,美国第三支柱里面,商业养老保险也有,但是美国是把第三支柱开放给了其它的金融业,但是美国第三支柱的发展,也是在先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经过一段时间的各种制度建设,比较完善的基础上,才开放到其它的领域,我认为这些做法,都值得我们有意地去学习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