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制定了商业养老保险到2020年的发展目标,明确了商业养老保险在完善养老保障体系、促进养老服务业发展、服务经济提质增效升级中的作用和任务,提出了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支持政策及地方保障措施。同时,也对保险行业遵循经营规律,强化保障功能,进一步夯实发展基础、提高管理水平、加强风险管控、确保资金安全可靠运营提出了具体要求。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夕阳虽好,却是向晚时分,迷人的落日余晖很快将被黑暗所吞没。这句晚唐诗人李商隐的词句,常被用来形容青春不复的老年,表达了人类对于生命由盛至衰的无限惋惜。

  衰老,是不可阻挡的历程,也是人类沉重的话题。面对生理机能的下降,克服消极、悲观,拥有健康养老的心态,才能将快乐进行到底。

  我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比较高、老年人口比较多、老龄化程度比较快的国家。但是,社会养老保障的探索却处于起步阶段。保险业素以为民众提供保障为担当,在完善养老保障体系的建设中,商业养老既是社会养老保险市场的积极参与者,也是养老服务业健康发展的努力促进者。对保险企业而言,谁能在商业模式与提供有品质的养老服务中找到契机,谁就能在满足健康管理需求的路上,走得更远、更稳。

  近年来,陆续有多家国内保险企业涉水商业养老服务管理,其中,作为中国保险业养老社区投资首张牌照的持有者,泰康在医养产业上的特色之路,也映射出十年来中国人在养老观念与养老市场的变迁。

  精神的乐园

  如何为老龄人口提供一个健康快乐的晚年,泰康提供了一个商业运行模式。中国人向来有养儿防老的习俗,老者进入养老院,还不能被社会所广泛接受。养老院的老人过着怎样的生活,高品质的健康管理是怎样的模式?近日,记者来到位于广州的泰康粤园,耳濡目染了老者在粤园养老社区的生活。

  跨进粤园,扑面而来是一幅大型的蝴蝶铁艺装饰画。五彩斑斓的蝴蝶,象征着跃动的生命,栖息在接待大厅的背景墙上,极为醒目。接待记者的粤园负责人葛明说,这幅画是以色列艺术家的创意设计,表达了生命的绚烂与美丽。如今,这样的蝴蝶背板墙不仅在粤园,北京的燕园、上海的申园以及还未开业的其他园区都是一脉相承。它喻意着踏进泰康健康养老社区的老者,无论曾经来自何方,有着怎样不同的人生体味,跨过这层蝴蝶墙之后,将与新的生活拥抱,开启五彩的晚年时光。

  作为粤园的负责人,葛明对园区内的老者很熟悉,每个老者的情况他都能随手拈来。一路参观,迎面而来、听到他与社区的老人们打招呼,每个老人的名字他都能脱口而出,而长辈们个个都面含微笑,感受不到一丝生活在养老院的沉重。

  人生不在于长度,而在于宽度和厚度。泰康养老社区倡导“文化养老”,记者所见,居住在泰康粤园的老人们,生活丰富多彩,不仅有美术、手工、音乐等各种兴趣班,还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进行游泳、兵乓、台球等健身、体育活动。在这里,一日三餐均有专门营养配餐,专人打理。从家务中摆脱出来的长辈们不仅可以享用可口的菜肴,而且可以像年轻人一样交友、发展自己曾因工作、家庭忙碌无暇顾及的个人爱好。虽然岁月不可逆转,但是有限的时光投入到精神追求与享受之中,无疑于增加了人生的宽度,让晚年生活重新迸发勃勃生机。

  在绘画室,记者见到一位80多岁的老伯。老伯是粤园的第一批客户,即便周围一下子围上来这么多记者,老伯依然气定神闲地运笔作画,丝毫不受影响。显然,平时慕名来此参观的客人很多,老伯已经习以为常。对于这里的一切,他告诉记者非常满意。

  在健身房、游泳池,记者一行参观了这里老人享受的健身、康复设备。设施都是专门为老人所设计,安排、方便。游泳池分两个区域,一个是泡浴区,另一个游泳区水深在0.9米至1.2米。对于平常人来说,这个水深比较浅,游起来不舒服。但是,对于居住在这里,平均年龄达到67岁的长辈来说,安全、舒适、康复则是第一。

  安定的家园

  “泰康粤园是我的专职儿子,我自己的儿子忙工作,忙小家庭,是兼职儿子。”这句话是一位粤园首批入驻的老伯动情的表示。老伯为何发出这样的感叹呢?泰康养老社区除了拥有各种精彩活动,还为老人及其子女解决了哪些后顾之忧?

  “针对老年人群慢病为主、多种疾病共存的特征,我们在全国的养老社区都配建以康复和老年病为特色的综合医院,着力发展三大学科,一是老年康复,二是老年全科,尤其是老年慢病和日常病的健康管理和家庭保健,三是老年急救。以长期健康管理为目标,以老年医学为中枢,整合急症转诊、长期护理、预防保健及康复治疗的医养康护体系,形成急救—慢病管理—康复的三重防线。” 泰康保险集团副总裁兼泰康之家CEO刘挺军如是说。

  付研,这位曾在北京三甲医院从事急救工作数十年的专家,现在是北京泰康燕园康复医院执行院长。据她介绍,目前,燕园、申园、粤园,都有专属的康复医院。每家康复医院的医务人员是养老社区24小时的健康生命的守护者,每一个房间,在医务室都有他们拉绳报警的显示,一旦出现紧急显示,医生、护士三分钟到达老人的家里进行甄别,进行紧急的急诊、救治和排查。

  不要小瞧这个三分钟,对于老年人来说,这相当于生命链的保护堤。据付研介绍,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燕园康复医院已经救治了社区老人125例次,其中有101例次是燕园康复医院直接干预救治,24%是送往附近的医院。

  在燕园,泰康建立了老者的健康档案,付研说,她希望可以未来做到每一个老者都会有家庭责任制医生进行管理。通过老年医学团队,对社区老者进行服务,形成了具有特色的老年急救。目前,除了燕园,医院与社区老者突发急症为中心的紧急救治特色,在泰康养老开业的三个社区中都在复制。一旦接到报警,医院马上到老人家里进行甄别。

  养老的“桃花源"

  在任何国家,养老都是社会问题,也是国民幸福感的体现。6月21日国务院下发的《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提出,发挥商业养老保险优势,促进养老服务业健康发展。鼓励商业保险机构以多种方式投资养老服务产业,兴办养老机构,参与养老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

  那么,在中国,养老有“桃花源”存在吗?各地的养老心态又是怎样?

  保险是虚拟的,而医养实体结合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据了解,在2009年获得保监会批准的投资养老社区试点资格后,泰康便开始了连锁医养融合社区的探索。目前,以泰康为代表的新型医养社区,建立起了“预防保健—疾病治疗—慢病康复—老年护理”的医疗保健体系,为日益突出的养老难题提供了一个新的解决方案。

  为中国的老龄人口打造健康养老,不仅是一家企业的商业模式,也是改变中国人养老方式,增强国人生命幸福感的一项福祉。在一线城市,国人养老的观念已经在悄然改变,商业养老正成为提倡的养老方式。显然,这幅正在徐徐展开的画卷,为包括泰康在内的保险企业提供了更多的机遇。

  在采访泰康养老社区的同时,记者还了解到,目前,各地老者对养老需求迥异。

  广州粤园开园半年,拿同一时间节点对比来看,粤园的入住率增长速度比当初的燕园和申园要快。“但广东地区的大家庭比较多,观念也相对比较保守,高端医养社区在广东的发展仍待观察。”葛明介绍说,北京入住的长者对养老机构的文化要求多一些。另外,在是否入住养老机构的问题上,在北京和上海,老人家基本是家庭决策同意后,一家人欢欢喜喜地送老人到高端养老院。而在广东地区,多子女家庭多,成员意见经常不统一。

  对于入住居民的年龄,分析数据显示,北京、上海最低的年龄入住者是在退休以后就入住了。独立生活的入住者里,北京燕园最低年龄是55岁,而广州粤园目前最低的年龄是66岁。另外,从入园居民来源来看,北京和上海九成以上是本地居民。而广州粤园,60%是本市的,40%是珠三角还有周边省市的,甚至还有港澳台同胞。

  如今,新型养老社区为老者安度晚年提供了多样化的选择,我们期待着有更多商业保险机构带着它们的企业梦想加入其中,为中国的老龄人口带来更为丰富的精神与物质的选择。罗曼·罗兰说,人生不售来回票,一旦动身,绝不能复返。但是,商业保险企业为国人养老服务所做出的努力,在老者的心灵投下美丽的记忆,如同蝴蝶身上动人的斑斓,即便有一天蝴蝶飞去,但曾经绚烂过、美丽过,这些美的痕迹,将化为永恒。